沈阳晚报:拿什么吸引你,我的传承人?

  “我反对一谈传统戏曲就谈市场,”沈铁梅说,让传统戏曲到市场中“冲浪”,自生自灭,必死无疑。 由此可见,戏曲走市场难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沈阳京剧院的“武旦皇后”李静文说,“京剧走市场不可行,观众老龄化,演出无法普及使得京剧离观众越来越远了。我不奢望每个人都喜欢京剧,但我希望大部分人能接触一下,其中的一部分人能走近它、热爱它。对一般人来说,不一定非得能唱上两段,重要的是学会欣赏剧中的那种写意,那种灵动性和空间感。”沈铁梅表示,戏曲走市场难不等于不能走市场,对于一些有市场效应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走保护与市场开发相结合的道路,但不能片面强调市场开发,否则一方面会使没有市场效应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无人问津,最终得不到保护和走向消亡;另一方面会因片面追求经济利益而导致过度开发利用,使原生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产生变异和萎缩。

  中国剧种为什么濒临灭绝

  从这个角度说,戏曲也好,喜剧也罢,其发展都是任重道远。

  陈佩斯的苦恼,在戏曲界已经成为了一个越来越普遍的事实,业内人士透露,近年来戏曲专业招生越来越不好招,好学苗也越来越少,随着戏曲的不景气,很多家长都不愿意把孩子送过来。专家称,戏曲艺术是以人的身体记忆为载体传承的,这是它最大的特点,也是它最有魅力之处。因此,保护与继承地方剧种惟一的方式,就是通过人,通过一个整体的表演艺术团体,将它的表演技艺传承下去。培养新一代表演艺术人才,保持成建制的地方戏剧团,是抢救、继承与保护所有濒危剧种的关键。但是目前,除了几个大的剧种有国家的扶持外,大部分剧种都处在顺其自然的状态,剧种不受关注,待遇低,很多传承人都改行了,让人看不到光明的前途,自然不会有人去学。而如今,很多人把孩子送去学艺术在很大程度上是与经济利益挂钩的,没有经济的前提是无法吸引人的。另外,一个剧种的发扬光大,也需要与时代结合,不适合这个时代的人的审美习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是不会对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感冒的。这也是目前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缺乏传承人的主要原因。

  全国人大代表、两度获得梅花奖的“川剧声腔第一人”沈铁梅日前表示,在文艺多元化的大背景下,中国戏曲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挑战,其394个剧种仅存260余个,部分剧种濒临灭绝。后继无人成了戏曲界当前的头等难题。无独有偶,著名笑星陈佩斯也有同感,他表示现在愿意学喜剧的人太少了,相对于成千上万报考上戏的学员,去年上戏准备开设的喜剧专业却只有1个人报名,让他很尴尬。专家的抱怨其实是中国戏曲的老问题,但不可忽视的是,拿什么去吸引传承人,让艺术代代相传,成为目前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关键。

  据悉,中国传统戏曲每年都有剧种消亡,这给正在进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带来了不小的困难。沈铁梅说,世界上有三大最具影响力、堪称伟大的艺术门类:西班牙的舞、意大利的歌、中国的戏曲。而中国戏曲又是世界三大古老戏剧惟一的“活化石”。在全世界各艺术门类中,中国戏曲集文学、音乐、舞蹈、美术、杂技、武术、魔术、服饰、建筑等大成,其多元艺术含量最为丰富,体系最为完整,衍生的剧种最多,是最为经典的艺术瑰宝,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审美价值取向,是全人类稀有的精神财富。 她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处境艰难的原因,一是没有政策支持;二是没有经费保证;三是缺乏专业人才培养和保障机制,后备人才匮乏;四是没有必要的硬件设施。她建议尽快出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制定一系列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政策措施,并确保这些政策措施能够有效实施。

  戏剧为什么走市场难

  传承人为什么没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