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宏决定退役不管"天崩地裂" 是什么让他这么痛?

  所以陈宏的心病了,心力交瘁。他不是中国羽毛球队第一个选择这样做的人,或许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好在这个社会越发宽容,不能坚持和不愿坚持都是可以被谅解的,不管2008北京奥运会有多么重要。

  但既然中国队一直不明白地说出,陈宏只好自以为明白地退出。即便随后李永波总教练给出了“公平竞争”的理论,反问陈宏自己想不想打奥运会。这并没有激起这位勇士的斗志,他接过反问再反问:参加奥运会又如何?我已参加过多次了,与其去摘2008的果子不如让年轻队员去锻炼吧。言下之意,队里是把2008当作年轻队员的练兵场。而他不过是老大哥让贤。

  是什么让陈宏这么痛?痛得必须以这种方式离开?不给自己也不给球队一丝余地?

  就在陈宏明确宣布退役的同一天,乒乓球队的老大姐王楠平静地说:“即使我不能参加北京奥运会,我也不会立即退役,我要等奥运会的最后一球落下才会离开。我要为集体祝福。”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这样,中国女乒曾经的另一位大姐李菊,在忍受病痛重新复出却最终落选雅典奥运会阵营的一刻,认为年轻队员已成熟的她,黯然离去。可是她至少勇于争取到最后一刻。陈宏两种方式都回避了,他的理解是:既然你们已经把机会都让给年轻人了,还我还坚持什么呢?又为谁坚持呢?

  或许这个决定对他来说并不突然,只是大家都会错意了。错在去年9月世锦赛,他奇迹般地英雄和最终倒在林丹拍下那一声长叹。那时,大家觉得陈宏看透了,也想通了,他放开了心胸,然而今日回首那是他认命了。

  这位老大哥还说他三十了,成家了,他要照顾妻子。这是一个多么真实而感人的理由,就如同他三度跪在高凌脚边求婚时一样诚恳,就像他2006年初的春节带高凌回福建老家过年一样真挚。谁能说这不是一个好理由,他不是一个好丈夫?如果他的太太都不介意把陈宏当年送给高凌的戒指戴在左手无名指,又怎可以责怪陈宏离开北京这个伤心地,回到福建当他的羽毛中心副主任,甚至远走台湾呢?他的解释很有力:既然这里没有我施展才华的机会,既然我递交了两年的转教练报告未获批准,为什么我还不离开呢?

  特约记者赵月发自北京 陈宏的一场病,来得不轻,属于突然爆发。由他的博客通过网络传播,由流言再回归现实。陈宏的离开是他下定决心再不回首,管他天崩地裂。领导的挽留,队友的期盼,球迷的叹息,他似乎都置若罔闻。

  在最新一期某杂志的封面照片上,李永波带领着他的李家军,拍摄新一年的全家福。在这张全家福里,已难觅陈宏的踪影。陈宏在提出退役申请时排在国际羽联男单的第四位,也是中国队的第二号种子。陈宏的告别演出是以在马来西亚公开赛男单半决赛弃权负于同胞鲍春来,和韩国公开赛首轮负于哈菲兹的战绩书写的。

  那一夜,他说他过得很平静,累了,睡了。可事实是,他几近一夜未归,独自买醉。随后的中国公开赛,他勇夺桂冠,可这已不是什么筹码,他去不了亚运会。作为2008年前最重要的一场热身,错过对他意味着什么,陈宏心里很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