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钢:80一代不再传统 罗雪娟王濛周萌萌的共同点

  就像那位国少队教练一样,作为这些80后运动员父辈般的教练们,在有些事上很难和她们有共同语言。我们很容易看出不同时代人说话和年轻人的区别,在罗雪娟退役过程中,张亚东始终把事情往好里说,李琰面对矛盾说的提问回答“我并不这么认为”,小球中心一面宣布处罚决定,一面和蔼地安抚道“田鹏飞和周萌萌都是十八九岁的孩子,都非常有天赋”。如果还是传统准则的天下,无论游泳、冰上还是小球都会看上去很美,尽管那矛盾已经激化到相当程度了。作为中国的运动员,如李琰所说,首先要有爱国主义精神和奉献精神,这又是传统观念的一部分。但是跟现在的运动员谈奉献,恐怕很难,她们更喜欢张扬个性,突出自我。在传统观念中,为了事业应该忍辱负重,但是80后在个性空间受到阻碍时,会不惜牺牲事业。罗雪娟已经撂了挑子———虽然她有理由,王濛在威胁撂挑子,周萌萌那个项目更是随时可以撂挑子。  

  传统观念还习惯于价值判断,对任何事都用对和错来评价。这又会让80后不以为然,因为不同的立场,就会有不同的对错。稍微知道一些背景,就能明白为什么杨扬力挺李琰,而辛庆山说中国短道队不能没有王濛。  

  有人说过去20年中国造就了独特的一代人,不管你爱他们还是恨他们,他们都正在成为社会的主力。罗、王、周制造的不同话题,也都是自我的、反传统的80后在体育舞台上表演的一部分。---洪钢  

  有人说过去20年中国造就了独特的一代人,不管你爱他们还是恨他们,他们都正在成为社会的主力。罗、王、周制造的不同话题,也都是自我的、反传统的80后在体育舞台上表演的一部分。   

  比如说家丑不可外扬。我们习惯于关起门来说话,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面对矛盾我们采取的办法是每人让出自己的一部分利益,退一步海阔天空。即使内部早已翻了天,也要打掉牙往肚里咽,示人以歌舞升平之相。但是80后不懂什么叫息事宁人。六年时间里罗雪娟说的“我身后这池水不干净”余音绕梁,一个多月来周萌萌执著地扮演着台球版“秋菊打官司”,本周王濛炮轰国家队,为亚冬会乏热点可陈而愁的媒体顿时为之雀跃。她们知道有“爱我的和恨我的人们”,还铁了心“极不遵守纪律”———小球中心这样批评周萌萌,甚至威胁退出国家队。  

  一位在带国家少年队的教练说,对现在这些孩子有一个很深的感受,就是很难控制他们。虽然不认识他的队员,对此却可以深表理解,因为生活中接触到了越来越多的“80后”,自己曾经体验过的代沟又出现了,只是这一次换了个方向。之所以会难以控制,也许是因为很多习以为常的传统,千年以来浸入我们的骨髓,是整个社会恪守的准则、秩序,但在80后的思维却不受它们的约束。  

  罗雪娟、周萌萌和王濛是最近体育界的话题人物,除了都是女运动员之外,她们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曾经或正在将矛盾公之于众。当杨扬谈及王濛用到“80后”这一概念时,这三人又具备了另一个共同点,她们都是80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