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程无忧高层解读财报:不惧竞争对手价格战

  花旗集团分析师凯瑟琳·梁(Catherine Leung):2007年你们是否会继续向新城市进军?

  Think Equity分析师内特·斯文森(Nate Swanson):同竞争对手相比,你们的业务模式有哪些特别之处?

  甄荣辉:我们从未按照地域细分过营收,出于竞争方面的考虑,我们今后将继续如此。因此,我在这里无法回答你的这个问题。

  Gilford Securities分析师阿希什·塔哈尼(Ashish Thadhani):2006年第四季度,你们的毛利率比上一季度略有下滑,销售和营销支出在营收中所占比例则稳步增长。你们预计这些数据未来的走势如何?

  甄荣辉:我以前曾经介绍过,我们的客户按照招聘结果付费,主要依据是招聘的数量和质量。因此我们的客户十分清楚,它们在为结果付费。

  甄荣辉:2006年第四季度,我们的毛利率为54%,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如果我们下调了价格,就很难保持毛利率不便。因此,对我们影响最大的是城市比例问题,而不是价格问题。

  凯瑟琳·简:过去一年,或者说过去六个季度,前程无忧网络招聘服务的价格一直保持稳定。从过去六个季度来看,前程无忧网络招聘服务的每客户平均营收一直保持在人民币1000多元。这从一个侧面表明,由于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我们很难再像市场早期那样提高价格。

  甄荣辉:我们很难衡量客户流失率,因为客户不会每月或每季度都招人。如果客户这一季度没有同我们开展业务,也并不意味着它们转向了我们的竞争对手。(奥托)

  凯瑟琳·梁:2006年第四季度,你们的客户流失率如何?

  凯瑟琳·简:第四季度的网络招聘服务营收达到了我们的预期。如果你关注我们过去8到12个季度的业绩,就会发现季度间的涨幅总是在变化,这非常正常。

  摩根斯坦利分析师季卫东:前程无忧出版物广告营收有多少来自于一级城市,又有多少来自于二级城市?

  甄荣辉:我们此前曾探讨过类似问题。过去两年里,我们有很大一部分流量来自于求职者。但有两点需要注意:其一,美国、日本和其它国家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但我们还没有看到一种可以从求职者流量中获利的成熟模式出现;其二,我们一直在寻求新机会,但坦白地讲,我们还未取得太大进展。

  甄荣辉:我们之所以大幅增加销售和营销支出,主要是为2007年做准备。我们希望进一步巩固和提升市场份额,并于2007年取得长足进步。前程无忧销售和营销支出的增长,主要由于招聘了更多销售人员,以及开展了更多推广活动。由于采用了共享销售基础设施,我们并不会把销售和营销支出明确分配到特定业务。

  甄荣辉:我要说明两点。首先,竞争对手的价格一向比我们低,所以它们下调价格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其次,网络招聘服务的价格已经很低,我们收取的费用仅有美国同行的1%。即使考虑到中国的薪金水平较低,招聘支出在年薪中所占比例仍然很小。我认为,招聘服务对于价格因素并不敏感。例如,如果一家公司招错了人,就只能解雇他,并再次招聘,由此就会产生更高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