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医药揭秘:泻药占据主导地位

  古代埃及人好像还意识到了压力可以导致疾病的发生。他们还建立了疗养院,让人们在那里尽情的接受“梦境疗法”和“圣水”治疗,以减轻他们的压力。科学家认为,埃及人从构成古埃及王国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游牧部落中获得了医学知识,当然他们还从美索不达米亚和努比亚人民那儿学到了很多医道。

  约翰·泰勒博士是大英博物馆古物处的助理管理员,他也为这项研究的开展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他最近向麦卡夫及其他的同事提供了大英博物管收藏的所有古代医学植物的证据。泰勒认为古埃及人曾把他们的医学知识和魔法宗教仪式结合起来,治愈了很多疾病。

  现在一些西奈地区的贝都因人和埃及其它地区的一些部落所开的药方都和法老统治时期使用的药物仍有很大的相似性。麦卡夫说:“例如,古埃及曾利用金合欢治疗咳嗽和眼疾,现在人们治疗这些疾病时仍在使用这种植物。薯莨、小茴香和芫荽古代用来治疗抽筋和胃绞痛,现在这种方法仍在使用。”

  由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和埃及西奈圣凯萨琳市启动的药用植物保护工程共同主持的这个研究项目可以说是同类研究当中规模最大的一个。虽然古埃及的医学文明只是医学领域最基本的东西,但是那个时候的埃及医生就已经有治疗便秘的办法了。

  麦卡夫和他的研究小组现在正研究古埃及医生为来自埃及和其周边地区的病人诊断时所写的医学处方。研究人员现在还对一些药用植物的遗迹和树脂做了遗传和化学分析。他们希望能够确认这些植物的来源,这些植物很可能并没有在他们的原产地生长,研究人员希望发现他们是如何适应埃及这种变化了的环境而能生长的。

  麦卡夫说:“在古埃及使用的药用植物中,约有50%作为临床药物一直使用到20世纪中期,有些药用植物至今仍在使用。”麦卡夫补充说,研究人员还在这些古代药方的基础上还发现了它们的新用途,比如芹菜就可以预防关节炎的发生。

  除了要揭开古埃及人治病的一些秘密外,研究人员还希望通过认识一些有用的天然植物和促进这些植物生长的方式来加强对该国和周边地区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杨孝文)

  新浪科技讯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1日报道,仍在进行中的对埃及法老统治期间的医药学的研究发现,泻药似乎在古埃及的一系列药剂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麦卡夫同意泰勒的这种说法,他说古埃及人常常祈祷以求疾病能够从身上褪去,尽管他们认为神仙并不会常常显灵。麦卡夫解释说:“古埃及人认为一些疾病出现是恶魔作祟和某位大仙心情不愉快的结果。当他们这样认为时,古埃及人好像更喜欢使用神奇的宗教巫术来祛除疾病。”

  麦卡夫是曼彻斯特大学医学院的科学家,他表示,古埃及人一直使用苦西瓜和海狸油作为大肠润滑剂来治疗便秘,这种药物直到40年前还在临床上使用。古埃及人认为含有小茴香、鹅膘和牛奶的药方可以排除体内多余的肠气并能治疗消化不良,这个方子中的药熬沸后,掺在一起,病人就可以服用了。

  这项研究的主要研究人员瑞安·麦卡夫说:“古埃及人曾经使用相当多种类的植物来治疗各种各样的疾病。泻药在当时占主导地位,他们曾使用无花果作为便秘的快速特效药,平常则使用麦糠和枣预防便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