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4名盗矿者被困42小时后获救(图)

  村支书及下井施救医生回忆抢险全过程

  几名村民到村委会反映,4名家人去村北山上废弃金矿“收毛土”,一天一夜还没回来,亲友到山上也没找到。其中一人称废矿很容易坍塌,人很可能已被困在矿内。贺庆泽立即组织村民上山寻找,同时向上级政府汇报。

  清晨6点,黑水湾村的大喇叭就一遍遍地传来村书记贺庆泽疲惫的声音:“这次万幸没死人,全体村民一定要吸取教训,禁止一切盗采。”昨日,刚从事发现场撤回、眼睛都睁不开的贺庆泽回忆了抢险的全过程。而据下井施救的平谷急救中心副主任孙庆悦回忆,当时他们是趴在地上把被困者拖出了巷道。

  16日9时

 
洞内坍塌很可能是盗采者在巷道内随意堆放“毛石”所致,具体原因仍在调查中。

  17日1时30分左右医生半爬半行两根绳索救人

  被困村民到达矿内安全地带。据贺庆泽回忆,被困42小时,四人体力损失较大,搜救者从井口投下二根绳索。一根绑在被困者腰上,一根让被困者抓紧。17日3时25分,被困约42小时后,4名村民走出了废弃金矿的洞口。

  对于此次坍塌困人的原因,平谷区政府有关人员昨日下午透露,洞内坍塌困人很可能是盗采者在巷道内随意堆放“毛石”所致。该人员介绍:“毛石”是不含金矿的石头,正常开采时应该运出矿,但是盗采人经常不将其运出,而是堆放在暂时不用的巷道内,由于巷道有坡度,大量堆放后很容易向下滑动,遇有震动,很有可能坍塌。另外,平谷区将继续对被挖开的洞口进行封堵,封堵措施一般有两种,一种是炸洞,另一种是在洞口砌上10米长的石头。

一名伤员的眼睛被盖上布,以防被阳光刺伤

  本报讯 被困金矿42小时,千余军民连夜营救,平谷区黑水湾村4村民终于在昨日凌晨脱险,1人轻微外伤,其余3人无恙,但他们还将面临法律的裁判。平谷区政府有关人员称,

 

  

北京4名盗矿者被困42小时后获救(图)

  贺庆泽说,山上废弃金矿入口早已被封堵,但私人开采时留下许多小洞口,都与金矿巷道相通,盗采村民往往从小洞进入。

  事发洞口已被封

  孙庆悦说,当时他们腰绑粗绳,被放入巷道。近1小时后,孙庆悦见到了被困村民。“他们都有严重脱水和虚弱的症状。”井口人员随后系下担架,医护人员和抢险队员开始抬着4人往洞口走。由于矿内巷道曲折,宽窄高低各异。狭窄地段,医护人员鼓励被困者自己行走,甚至爬行,遇上极矮的巷道,医护人员就将被困者固定在担架上,医护人员爬行,同时推拉着担架。

  成功得益于保持通风


  17日0时30分

  专业抢险队和军队赶到后,部分村民被劝回。


  井内传来消息,4名被困者已找到,其中一人受轻伤,“需要医护人员下井,要求男性,身体结实的。”负责医护急救指挥的平谷急救中心副主任孙庆悦和另一名李姓医生迅速进入80米深矿井。此前,由于抢险专家称尚未与被困者取得联系,且矿内情况复杂,医护人员已被令原地待命半日之久。

  对于矿洞遇险最终幸而获救的经历,4人都不愿多说。救援人员称,被困者能成功获救,主要得益于被困地点能保持通风和政府各部门的全力营救,但他们被救之后仍将面临起诉。昨日凌晨6时许,金海湖派出所到获救者所在病房做了事情经过笔录。

 

  17日0时身系绳索下洞二号方案奏效

  专业抢险队开始是从废矿的正门进入展开搜寻,但巷道内的废料阻挡道路,“当时遇到一个深约七八十米的竖井。”抢险队员将挡路的废料填在天井中,清理出搜寻的道路。但是由于一些小巷道有坡度,废料容易向下滑动,再次坍塌。搜救人员决定将悬着的废料进行小型爆破清除。经过两次爆破,已经能听到4名被困村民的动静,但此时,竖井已被填满,剩下的废料仍然挡住去路。抢险队员从废料缝隙中依稀看到被困4人在一个小洞口内躲着,通过喊话虽然确定4被困者暂无危险,但原定计划已经无法把人救出了。

  施救示意图

  

北京4名盗矿者被困42小时后获救(图)

  最先搜救的主要是当地村民,“因为有些村民曾是金矿工人,对地形比较了解。”

  17日2时55分

  ■施救


  昨日上午8时许,事发金矿洞口6名身穿迷彩服男子忙着清理附近地面的矿泉水瓶、方便面袋等杂物。随后,他们将散落在洞口附近的木桩集中堆放,随后装上卡车运走。洞口附近的指挥部仍搭着帐篷,一名男子正在将从黑水湾村拉来的电话线收起。记者从洞口向内望去,里面漆黑一片。“里面都封了,进不去了。”一位工作人员说。

 

  80米井中4命悬于两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