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大坝今日上午装上最后一道闸门(组图)

 

  问:外迁移民能否分享利益?答:中央即将制定后期扶持政策


  文/本报特派三峡记者廖洪武摄 /本报特派三峡记者 曹博远

  曹广晶说,修建水库存在诱发地震的可能,但大多经验表明,诱发的地震不会超过原来该地发生过的震级水平。



  在三峡大坝右坝最后一仓未浇筑的地带记者看到,工人们正在一丝不苟地检查钢筋架上钢筋之间的距离。工人介绍,今天晚一些时候,将有工程监理人员到这儿验仓,如果合格才可以进行浇筑。

  只剩一小段未浇筑

夜晚的大坝上灯火通明

  工程方从容应答五大追问

  对于三峡大坝承受地震能力问题,曹广晶也给大家抛出了“定心丸”:国家地震局根据各个区域发生最大地震的可能影响,进行了地震烈度评价,三峡库区的地震烈度是6度,而三峡工程是按照地震烈度7度设防。

  今日现场

  “比起两千多米长的坝面,剩下的这段是很小的一部分,可以说大坝已经基本完工了。”一位工人说。

  5月17日下午6点多,在经过两道武警把守的关卡后,记者顺利地进入到了右坝的入口处。此时部分工人正换班休息,手拎着黄色安全帽出来。

  经三关卡进入坝面

  问:中华鲟是否因工程灭绝?答:人工繁殖已解决了难题

  吊装最后一道门

  记者看到另外一位开塔吊的18岁姑娘王燕,许多男同事朝空中的她喊:“快探出头开,叫记者给你照相。”王燕听见了,在操作时发出了咯咯的笑声,因为害羞而不愿探头照相。

  进入右坝行走100米后,记者看到尚未浇筑的一小段坝体。

  “我很想家人!”她不掩饰地说,8年里只回过4次家,只有一次是在春节回家的,平时想读高二的小孩了,就只好打电话。“不过,看着大坝一天天高起来,也很有成就感。”

  曹广晶首先纠正说,中华鲟不仅局限于上游金沙江流域产卵,调查表明,岳阳流域有,清朝就有记载岳阳捕捞中华鲟很发达;中华鲟在珠江流域甚至在黄河流域也有是的。事实上,在葛洲坝建坝时,就提出了如何保护中华鲟的问题。

  如果没有异常情况,三峡大坝最后一仓坝段将于今天晚上开始浇筑,大约40小时后,也就是20日下午,该仓的混凝土浇筑将完成,这也标志三峡大坝全线竣工。

  在采访时,许多游客希望到三峡旅游时能到坝面上走一走。记者了解到,事实上,只有一小部分游客到过左岸一段坝面。

  李永安说,他了解到,外迁移民的生活情况有了很大改善,居住面积普遍人均超过40平方米,生产条件也在逐步改善。


  对于可能出现部分移民不满意情况,他表示,移民可以通过正常渠道反映到各级政府。

  大坝目击

 

  40岁的李波是其中的一位女工。她说,她从云南老家到三峡工地已经工作8年了,负责开皮带机(负责传输建筑材料的机器),和她做一样工作的还有3位女工。

  今天上午9点多,记者第二次赶到了三峡大坝右坝,在距离右坝入口大约300米处,三峡大坝最后一道快速工作门正准备吊装。现场一位工程师介绍,今天安装最后一道快速工作门需要40分钟左右,它的吊装完成标志着三峡工程完全形成了防洪挡水功能。

  昨天下午的见面会上,曹广晶解释说,三峡对河流影响是很小的。曹广晶表示,他不否认蓄水是下游河流冲刷并出现崩岸的因素,但这不是主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