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拿大猝死的中国移民遗体霉变无钱下葬

  当地时间5月7日中午,上月在加拿大最大城市多伦多猝逝的上海移民冯波的父亲冯海丰、母亲任惠芳在绝望之中给加拿大一家华文媒体编辑部拨去电话,诉说儿子冯波的遗体即将火化,但到目前为止,所需的估计约3000-5000加元的丧葬费用还没有着落……

  短短3天,多伦多华人社区的援助金如雪花般飞来,主动提供帮助的华人也络绎不绝。冯海丰夫妇昨夜在电话中欣慰地告诉早报记者,冯波后事所需的约3000-5000加元(约合人民币2.165万元-3.608万元)丧葬费已得到落实。

  怀揣亲友筹集的5万元“盘缠”,家住闸北区的退休老人冯海丰、任惠芳夫妇日前惴惴不安地飞赴加拿大最大城市多伦多,担心自己无法妥善操办独子的后事——曾获上海“新长

 

  冯海丰一度已放弃在加拿大为儿子举行葬礼的念头。“我们想,实在不行就把儿子的骨灰先带回上海再说。”由于尸体存放太久,冯波的遗体已出现变化,负责殡仪事务的张镇岗在与冯家商讨过丧事安排之后,他属下工作人员到法医事务所领取冯波遗体时,发现身上已出现霉菌,须尽快处理丧葬事宜。


  各方面表现出色的冯波曾是冯家的全部希望,他猝逝给二老带来沉重打击。冯海丰老先生说,他31岁才生冯波这棵独苗,儿子事业心非常强,在国内时工作就非常认真(移民加拿大前冯波曾是上海向明中学的优秀教师)。移民加拿大3年来他忙于事业,从来没有回过家。最后一次与儿子通话是4月2日左右,当时并未听出任何问题和先兆,没想到儿子会突然离开人世。亲眼看到儿子的店铺及其生前的居住环境后,二老对冯波过劳死的可能深信不疑。冯波的店铺是约有100年屋龄的老房子,他所住的地库又完全没有装修过,斑驳的砖墙上隐隐泛着霉迹,走进去一股呛人的潮湿味道。地库堆放着一些电脑配件,在一个角落里,靠墙摆放一张单人床。床的对面立着一个简易的塑料衣柜,在床的另一边是一张算不上餐桌的破桌子,这就是冯波的起居环境。

  多方关注 捐款助二老今后生活

 

  上海新移民冯波因创业艰辛猝死时尚不满31周岁(早报曾于5月8日报道)。2003年7月冯波作为独立技术移民抵达多伦多,1年多前他在位于该市唐人街不远的芝兰东街与琼斯街附近创设一家电脑及网络商店。今年4月9日,店员发现冯波在其居住的店铺地库内死去多时。突丧独子的冯波父母冯海丰(64岁)和任惠芳(58岁),当地时间5月5日凌晨抵达多伦多料理后事。

  创业猝死 生前处境令人唏嘘

 

  冯波父母的处境通过加拿大和上海媒体的广为报道后,已引起多方注意和同情。许多华人社团和个人在看了媒体的报道后,纷纷伸出援手。为资助冯波的丧葬费用,中国移民紧急援助基金开通热线为同胞捐款,在此期间所收到的全部款项将全部用做冯波丧葬费用。

  没钱火葬 猝死1个多月尸体霉变

  半年前,店里生意刚见起色,冯波却没能等到事业有成的那一天。投资4万多加元的电脑店尚未赢利就陷入停顿。这两天,冯家二老一直在儿子的电脑店里整理遗物,盘算着把店里积存的商品卖出。但冯海丰难过地表示,电脑器材的价格下跌很快,即使变卖店里所有财产也不能挽回多少损失。

  冯海丰昨晚告诉记者,冯波的葬礼和追悼会定在5月底举行。随后,二老将返回上海的家中。(早报记者 俞懿晗)

征突击手”称号的上海移民冯波上月因劳累过度在多伦多自家商铺猝逝。

  在一个本不应住人的地方,冯波竟住了几个月。他的朋友说,冯波原住在一楼的店铺后方,后来生意扩大了,他把那里也摆了3台电脑,供顾客上网,自己就搬到地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