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泊失踪车手徒步50公里求援获救

  “他们偏离了赛事预定的路线,车上没有GPS定位系统,只有无线电台,采用的是139.100频率,不能发射,只能接受组委会的信号”,组委会人员称,“而且,罗布泊没有手机信号,他们打不出电话。”

  这是发生车手失踪事件后第二次发生紧急情况。截至目前,110余名参赛车手已有40余人退出比赛。

  此外,车手家属也透露,该车在出发前两个小时仍在维修中,是“带病出行”。大多数选手为取得好成绩也只带两瓶矿泉水及少量干粮,以减轻赛车重量。而这一切,大赛组委会也未有强制性措施阻止。结果抄近路、减补给成了此次比赛中众人皆知的“潜规则”,此前一辆兰州籍赛车就曾“失踪”24小时。

罗布泊失踪车手徒步50公里求援获救

  ■家属反应

  5月3日晚上10点,组委会负责人方正突然宣布:上海奥林极限创佳越野车队的B219号赛车从5月2日下午1点出发后,再也没跟组委会联系过,到4日下午3点多,他们整整失踪了50个小时!

  步行50多公里搭车求援

  本报讯 据《新闻晚报》报道“他们肯定还活着!”昨日早上记者问起两名失踪队员的生还希望时,“2006中国新疆汽车摩托车越野挑战赛”组委会负责人方正坚定地说,昨日6时30分,第一梯队20多人已赶到位于落瓦寨地区的大本营,目前搜救工作已全面展开,下午还将展开第二套预案———直升机援救。

  妻子坚信丈夫没事

  110余名车手逾40人退出

  比赛有众人皆知的潜规则


  方正称,之所以认为他们还活着,是因为按规定车上应装有3天的饮用水和干粮,且备有车载电台及沙漠救援工具等。

  赛事组委会委员贺军怀说,按照比赛日程,4日举行从若羌到且末的203公里汽车、摩托车集结赛,但由于当日出现沙尘暴天气,最低能见度仅有4米左右,一辆切诺基工作车10时出发后,在距离若羌县城不到70公里的315国道翻车,两名新疆环塔汽摩运动俱乐部工作人员受重伤,下午14时被全部送往若羌县人民医院

  车手家人称“我很开心”

  上海《青年报》、《新闻晨报》供稿

  得知两位车手安全后,在上海的车手家人和同事松了一口气。浦永生的同事蔡继耀说:“现在终于放心了,他们平安无事!”浦永生的太太黄美飞更是马上给在外旅游的女儿打电话,告诉她“爸爸没事了”。“我很开心,很开心,一大早就来俱乐部等着了”。

  找到失踪车手前,组委会及家属认定车手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