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加强出租屋整治涉黄涉盗租户闻风搬走

  “零容忍”让犯罪分子无处藏身

  本版撰文 时报记者 何雪华 通讯员 姚俊南 邱志强 沈达文

  第二类出租屋是“关注户”,如果屋主异地居住,没有管理责任人,或者不登记租住人信息,日常也不管理租客;或者多次催办,租客都不申办暂住登记,或者登记了却和实际居住情况明显不符,或者出租屋在易发案区域的,社区民警就会每月最少2次上门检查,并督促出租屋管理员每周上门巡查一次,发现异常即报民警。

  白云区的地理位置及其村落分布,比较适合不法分子的藏身,散布在区内的大量城中村和城乡结合地带,为他们提供了众多廉价方便的出租屋。广州虽然有出租屋的有关管理规定,但是屋主在利益诱惑和明哲保身的准则下,通常对承租人不闻不问,这无疑给了不法分子落脚的可乘之机。如此,警方的强势介入就显得尤为必要。白云警方利用有利契机,摸索出5招治理经验,实施对承租者和出租户“两手抓”,特别是对租户分类管理,取得了奇效。京溪大街曾经是有名的问题出租街,不少不法分子选择在这里落户,但是现在他们旋风般急搬出京溪大街,表明了警方铁拳治理的成功和绩效。

  曾经因涉黄、涉盗等不法分子聚居而闻名的广州市白云区京溪大街,经当地有关部门对出租屋实施“零容忍”等多项措施整治后,如今大变样了。今年初至今,有3297名出租屋屋主、租户和用工单位被罚,不仅名列全市最多,还比去年整整翻了9倍多!京溪大街还出现了有不法行为嫌疑的租户纷纷搬走的情景!

  抓好出租屋的管理,特别是白云区的出租屋管理,广州治安就会大有好转,这已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律。作为社会治安的盲区,出租屋一度是不法分子的藏身之地,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了违法犯罪的源头。鉴于出租屋的自身条件,决定了管理好出租屋的复杂性和艰难性。然而,白云警方对辖区内出租屋的成功治理表明:只要想办法治理,任何治安死角都可以得到清理整顿。

  第一类出租屋是“重点户”,入住人有利用出租屋作案嫌疑的,涉嫌“黄赌毒”等违法犯罪活动,房内有销赃窝赃嫌疑等,社区民警就会每周上门检查、拉家常摸查情况,并记录在《出租屋治安情况表》上,让出租屋管理员每两天就上门巡查一次,及时将异常情况报告给民警。

  警方将租户按治安可疑情况分为三类,加大人力管理。

 

  将租户分三类、落足人力管理

  3月24日凌晨,永平街集贤苑一间出租屋内,涉嫌非法禁锢的5名嫌疑人被警方一举擒获,解救出被禁锢事主。据办案民警介绍,这是一宗典型的利用出租屋藏匿、窝赃的案件,嫌疑人之所以能住了几日都未被发现,屋主黄××(女,38岁,白云区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经调查,她以每月250元的价格出租给了嫌疑人,期间不闻不问,也未履行登记手续,这种行为已触犯了法律法规,后对屋主黄××作出责令停租6个月,并处罚款1000元的处罚。

  明确派出所社区民警有权对违反的出租屋进行查封或处罚,有正当牌照的则造册管理,净化辖内的出租屋。

  利用出租屋藏匿、窝赃 屋主被罚千元兼停租半年

 

  编辑点评 对问题出租街就应该这样

  针对案犯的“偏好”特点,白云区警方马上提出出租屋管理“零容忍”,也就是说,出租屋管理中,哪怕是轻微违法犯罪活动,警方也将毫不犹豫、决不妥协地坚决予以打击。“零容忍”的提出,主要让各种藏身白云区的潜在犯罪分子明白警方态度,出租屋管理以强硬的态度和积极主动的策略,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任何在白云区租住出租屋的承租人胆敢作奸犯科的,即便是轻微违法行为,也决不姑息,严厉打击;二是出租屋屋主不履行出租屋管理责任的,包括不登记承租人资料、租住给无身份证人员或拒不开门接受警方检查等行为,警方也将依法予以处罚(停租、罚款至拘留)。

  据派出所社区民警介绍,出租屋主是房屋出租的直接受益人,因此在很多时候,为了不牺牲个人利益,对无身份证、暂住证的承租人照样予以租住,为了不伤害承租人的“感情”,甚至不登记其身份资料。

  为寻找出租屋治安问题的源头,白云警方采取非常措施,组织专门警力,深入到看守所,走访落网的案犯,问题只有一个——“你们选择租住的出租屋,到底看中哪一点?”

 

  “包租公”不登记房客资料将被罚

  社区治安实施“十不准”

  不法分子可疑人员旋风搬走

  出五招

  典型案例